这一篇是接着上次的大话题而谈的,但时过境迁,看事物的角度也早已大不相同。六月底的时候曾对“与朋友相处”这一点更为系统化的理解,但由于忙碌没有写下,好在留下了一些简要的提纲。目前复述必然不及此前,但也稍作叙述吧。

Read More

  最近参加了一场和自己没有特别关系的婚礼,有一种从客观角度得到一次观察素材的感觉。加之此前参加的院毕业典礼和未参加的校毕业典礼,觉得似乎可以谈谈“仪式感”这个话题。这算是“认识自己”计划的一部分,所以已不再寻求普遍的理解,而是专注于自己的态度刻画出属于自己的一种行为模式。

Read More

  上一篇文章这种通过建立体系回答问题的方式,大约是我从数学家们解决数学问题的方法上学来的吧。好处是整合了此前我若干篇文章与未写出的观点,便于统一考虑。不过另一个影响就是我把我本来想写的部分给漏掉了,补在最后有点奇怪,于是不如单开一篇吧。

Read More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转向时期,因为我已经预感到过往的生活与未来的生活会出现一种差异,而在这个时点写下这些文字,不过是把这些差异具象化(其实也是简单化),类似于将过去的状态打个包,以后调用的时候知道采取如何的态度。当然这一次其实转向的难度会更大一点,因为在此之前,不仅有一年,而是大学的四年,而我的未来,则是作为博士的五年。当然目前我并不希望对未来做何展望,只希望点明一些过去的想法吧。

Read More

  王小波《黄金时代》一书的主人公为21岁,于是“黄金时代”在我眼中成了21岁的代名词。当然这一年的经历也足以配得上这个称号,如果说大学前两年半对我的提升是幂函数的话,这一年可以说是指数函数了。当然也没有那么夸张,大约也就是三阶导数为正吧(我此前在日记中提过这个话题)。所以生日这个结点是否会成为转折点呢?我不知道,至少近期一两个月可能还是会沿着滑轨惯性向前。在谈论未来之时,不妨先回望一下这一年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