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手里有一把锤子,我会不自觉地把遇到的问题都看成钉子。当我对数学的研究模式有些许理解的时候,我忽然想套在理解生活的方式之上。或许会有蹩脚的类比,但不妨是一种有趣的尝试。

Read More

  今天还未到我的生日,但我便开始动笔。因为今年的生日对我来说并不仅仅是一天,而是一个阶段的状态。或许说,生日恰好为我提供了一个契机为生活做些许调整,通过过渡期进入下一阶段的生活。这和以往生日后,生活随着惯性滑动一段时间的状况不尽相同。不过还是老套路,在今年的文章里谈谈对上一年文章陌生的自我 的回应吧。

Read More

  《棋魂》算是我初入日本动画世界的启蒙之作,在看钢炼之前一度成为最受我推崇的作品。我并不懂围棋,几次尝试也至今没有搞懂规则和术语,我对《棋魂》的关注点落在始终成长上。这可是少有的主角的外形随着集数缓慢变化的动画(钢炼也算一个,豆丁也有长高的一天),从最后一集再往最初看,会发觉主角从外形到内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于知晓全剧的高潮部分在何处,这几天看《棋魂》真人版时,我更留意剧中主角一步步前进与改变的部分,把享受过程当作了第一位。

Read More

  2019年以来,除了“探索世界”外,我的文章瞄准了另一个大的主题“认识自己”。主要的方式为观察自己对待各事物的态度,归纳总结出个人偏好与认知模式,将原先潜在地被使用的规律搬到台面上变成可以调用的工具。当无形的直觉变成了有型的锤子,虽然处理事情时会更为方便直接,但是又会陷入有锤找钉的窘境。用直觉做事时,带来的提升是渐变的,而用工具做事时,在未发明新的工具前容易陷入瓶颈。但总得来说,目前这套创造工具的模式对我而言运行得还不错,不如就先一步步完善工具箱吧。顺带一提,原先拥有的工具如果不常使用,也会慢慢四散成用直觉办事,比如对于朋友的理论,或许就要在某一时刻进行一次修补和重整。

Read More

  叔本华说,人生是在得不到带来的痛苦和获得后带来的无聊之间摇动的钟摆。存在主义试图用富有生命力的自我感知、自我塑造过程去冲破痛苦和无聊的二选一。而我则把如何选择生活作为人生的核心意义。痛苦、无聊不过是选择的结果,是不同选择所承担的责任。而在部分预知选择后果的情况下做出选择的瞬间即是强力意志最大的体现。

Read More

  当话剧在我心目中从文青的陶醉和格调中滑落为一项常见的文化娱乐活动时,我发现我的文娱口袋里已经满得需要整理一下了。去年的旅程中,“如何生活”被解构为寻找合适的娱乐方式。许多寻找许多尝试在英国的半年中都得以实现。如今我似乎有更多的选择,又似乎不论选择什么都殊途同归。

Read More

  看来变成月记了呢,每个月都有新东西可写,恰恰表明我的生活在每个月都发生着大的变化吧,这样的生活是大四一年的常态,在去年秋季转向沉寂,而如今似乎又复苏了。这里的变指的是尝试新的生活,隐含的意义是向好的,至少是与原先持平而有不同的。如果是“变故”的话恐怕我可没有轻松的心情去写下什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