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月来,沿着我眼中理论物理的技能树一路向前,量子场论√标准模型√宇宙学√弦论√量子计算√超对称√,有着数学的基础,加上只把目标定在听故事、形而上地接受,速度可谓是开飞车。剩下铺在我面前的是超弦的无限大饼,我却忽然觉得,物理好像并不是我曾想象的那样。理论的现实在几周前被我列为一个议题,现在似乎是一个合适的时候去解决了。

Read More

  九一零二年结束了,年终总结其实在上一篇文章里已经写过了,而近几天我却觉得生活中缺少了某种东西,思来想去没有一个答案,而生活却在自顾自地向前。这件事像一朵乌云飘在天空,不至于下雨却会遮挡阳光。于是还是写一篇文章作为探索吧。

Read More

  这一篇是接着上次的大话题而谈的,但时过境迁,看事物的角度也早已大不相同。六月底的时候曾对“与朋友相处”这一点更为系统化的理解,但由于忙碌没有写下,好在留下了一些简要的提纲。目前复述必然不及此前,但也稍作叙述吧。

Read More

  最近参加了一场和自己没有特别关系的婚礼,有一种从客观角度得到一次观察素材的感觉。加之此前参加的院毕业典礼和未参加的校毕业典礼,觉得似乎可以谈谈“仪式感”这个话题。这算是“认识自己”计划的一部分,所以已不再寻求普遍的理解,而是专注于自己的态度刻画出属于自己的一种行为模式。

Read More

  上一篇文章这种通过建立体系回答问题的方式,大约是我从数学家们解决数学问题的方法上学来的吧。好处是整合了此前我若干篇文章与未写出的观点,便于统一考虑。不过另一个影响就是我把我本来想写的部分给漏掉了,补在最后有点奇怪,于是不如单开一篇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