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读周国平呢,虽然发现这本书的背景是搜《人生的智慧》和周国平的关系时(因为感觉好多话语似曾相识,觉得周国平也说过类似的话)。

  一个帖子里,《人生的智慧》的译者韦启昌批周国平《岁月的性情》哪里不好哪里不好,然而文章太长不看,我反倒是忽然发现了周国平还有这本书,一查原来是自传,以前就对他的作品很有兴趣,遇见自传怎能放过?马上去图书馆借来,马不停蹄地阅读完毕,不同的内容,同样的酸爽。这算是机缘巧合吧,韦启昌的批反倒让我主动去看了这本书,我该是恨他还是爱他呢?

  P.s.以下的话有周国平脑残粉的嫌疑,我深知一脑残粉顶十黑,所以大家谨慎阅读。

Read More

  最初是从周国平的书上看到叔本华这个名字的,当时可以说是从未听闻,可是看周国平一再地提及他,便对他稍微有点在意了。

  查了一下资料,大致知道是一个偏悲观的哲学家。后来看了周国平谈尼采的书,对尼采的哲学钦佩而近乎崇拜,心中几乎认为尼采是实现我心中理想的先驱,而尼采的经历中,叔本华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尼采是在大学时期,看到了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叔本华在尼采哲学中起了不可小觑的作用,这让我对叔本华越发感兴趣。在《哲学的故事》中,我第一次正式遇见了叔本华,一句“人生就像一个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不断交替”虽然文艺,却让我如同吃到老鼠屎一般,对叔本华的哲学起了反感之意。看完《哲学的故事》中讲叔本华和尼采的部分后,我心中是支持尼采的从无意义、巨大的悲观中赋予自己强力意志的观点的,而对叔本华纯悲观的态度嗤之以鼻。这一切是我阅读《人生的智慧》的背景,我想有必要提及。

Read More

Part A :2013.9.5 13:45 看完第一部分时写下的

  果然,《复活》还是可以称得上是名著的,即使在我现今只看了第一部的情况下,与《巴黎圣母院》不同,它同很简略的语言讲述了过去,让我马上便对故事了解了大概。它的简略甚至是在我眼中属于“流水账”级别的。看书中很多情节都可以大展笔墨写若干章,娓娓道来是我常见的名著风格,并在自己的小说中也尝试运用。它可以让文章很丰满,缺点是开始情节拖沓,连我自己都会急着去写后面,但《复活》用较少的字数来铺垫背景,反倒是给了我另一种选择:不必纠结于流水账时的文字亵渎文段,不同的详略有不用的风采,当然不同人也有不同的写作风格,与《巴》想必我更喜欢《复》,或许是它的叙述方法更适合我的胃口吧。

  ↑讲如此之多,对内容却毫不涉及,恐怕是上万字码字之后的后遗症吧。

Read More